霖霖竹

【迷宫组】会突然消失的天堂同学 02

     

       在病好得差不多的时候,天堂真矢回了学校。克洛迪娜的扭伤却还没好全,走路时总是会传来一阵阵细微的疼痛。


  那天她们两个一起,跟着那只猫进入了一座废弃的剧场。剧场外部看起来很破旧,但内部装潢却很新。舞台上,面容模糊的女孩对着空无一人的观众席独自表演着。克洛迪娜无论怎么努力都没办法看清那张脸,仿佛脑中无法形成与这个女孩有关的概念——事后回想起来,也记不清那女孩究竟在演出什么剧目。走进后台,角落里有一扇未合拢的门,猫在门前止步。


  “走进这扇门就能回去了,只不过出现的地点可能和来的时候有些偏差。”


  “……”克洛迪娜与天堂真矢对视,说:“出去之后……你要好好回答我的问题,马上回答,不要逃跑,不要想着撒谎。”


  之后她们两个费尽千辛万苦从垃圾处理场回来——天堂真矢因为这个被克洛迪娜抱怨了——在回来的路上,天堂真矢尽可能简短地向克洛迪娜说明了她所知道的有关那个“异世界”的情况。总的来说就三点,一是她并不能控制进出那个世界的时机、而且大多数情况下都是被动的;二是在她身心负担较重的时候(就像这几天生病发烧的情况),更加容易被拖进去;三,这个世界是有边界的,而且面积并不宽广。


  “我能够确定,解决的办法就在那个世界里。”天堂真矢说道。她们此时正一起在星光馆的浴室里洗澡,准确来说,天堂真矢一个人在浴池里,克洛迪娜自己在旁边淋浴。


       克洛迪娜有点嫌弃自己身上还没洗掉的若有似无的垃圾味:“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因为心情非常不好,她现在是整个人都透着抗拒的状态。


  “我想趁着被拖入那个世界的机会找到解决的办法,”天堂真矢脸上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在那个世界待的时间再长,在现实也不过短短几分钟,就时间上来说虽不会造成麻烦……但进出那个世界会对我的身体造成负担,我还是想尽早解决。”


  这之后是短暂的沉默,只有浴池里水被拨动的声音,以及花洒哗啦啦的声响。克洛迪娜的手轻轻地揉搓着娇嫩的肌肤。


  
  “喂……天堂真矢。”


  “是?”


  “到现在为止,和你一起掉进那个世界的人,只有我吗?”


  “是的……怎么了吗?”


   就算和别人说,可能也只会以为天堂真矢精神有问题吧。


  “我会帮你一起找解决的办法,怎么可能在知道这件事后还不管你。在被我超过之前,你最好不要被别的事情拖住不能全心全意应战,这样的话就算赢了你又有什么意思。”


  天堂真矢没有回应。克洛迪娜差点以为她是又掉进了那个世界,回过头看向背后,看到浴池里盯着水面发呆的真矢后又尴尬地移开视线:“至少给点反应吧!”


  ——天堂真矢轻轻地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啊。”


  “非常感谢……西条克洛迪娜。”




  

  在这之后,天堂真矢倒是没有再掉进那个“异世界”过。既然现在也做不了什么,不如就在保证天堂真矢的安全(以及身心健康)的情况下,等待着可以去那个异世界一探究竟的机会——这是在做出一起解决问题的约定后,克洛迪娜与天堂真矢达成的共识。


  只不过……她们之间的距离是不是变得有点奇怪?


  克洛迪娜是将天堂真矢视为目前前进道路上的最大对手的以及首要目标的。在定下一起解决问题的约定以前,她们只不过是练习时的搭档,每天都在课堂上较劲,总是要努力去压对方一头,有来有往的交锋。


  现在……她们本来就是搭档,一起做自主练习再正常不过了;即使没有特别约定好也会一起吃午餐,这是为了趁这个时间交换信息,以及让她能确认天堂真矢的状况;最多只是周末偶尔会一起去看看电影什么的。只不过被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花柳香子调侃,克洛迪娜还是有点炸毛,她拒绝承认她和天堂真矢“关系很好”。


  但是能有这样一个对手,感觉还不错。就目前来说,天堂真矢这个人身上好的地方大概就是她很催人奋进吧。



  

  “那么小口小口地吃,雪糕会很快化掉啦。”克洛迪娜拿着雪糕坐在公园长椅的一端,另一边隔了一个人的距离的地方是天堂真矢。


  “吃得太快会冻到太阳穴的,西条同学。”天堂真矢悠哉游哉地小口舔着雪糕,看着不远处在炎热阳光下也充满活力地玩耍的小孩子们。现在似乎是在玩捉迷藏,当鬼的小孩不会累一样地跑来跑去。


  将近六月的午后已经很闷热。零零星星地有些蝉鸣的声音,也许要不了多久就会变得吵起来。克洛迪娜和天堂真矢一起在树荫下享受这份难得的安逸。


  “脚踝的伤好了吗?”


  “不论是走路还是跑步都没问题。只不过按到还是有点痛,但没什么太大影响。”


  “那就好。”


  “说起来……你之前说的身体会有负担,具体是怎样的?”


  “头痛、呼吸不畅,没办法集中精神之类的……而且会有一段时间记忆力变得很差,记不住事情,不太能控制肢体。之前最严重的一次,要走路都很困难,我花了半天时间恢复。”


  “……”克洛迪娜没有再说话,看上去好像在专心地吃着雪糕。


  要是继续这样下去,天堂真矢不就不能够再登台表演了吗……说不定最基本的身体健康都维持不了。她心里一阵烦闷,想着为什么天堂真矢要遇到这种事情,明明是那样……出色的一个人。


  克洛迪娜想岔开话题,看着前面遛狗的人随口说道:“我在巴黎的家里也养了一只狗,很聪明的,叫它做什么很快就能明白。快有几个月没见过它了,不知道会被我的外祖母喂成什么体型。”


  “天堂真矢你,有养过什么宠物吗?”


  “在家里倒是没有。不过在小学的时候倒是常常去喂学校养的兔子,小小的、白色的,毛茸茸一团,挺可爱的。”


  “诶,兔子?”


       ……


  
  ……谈论了各种各样的话题。差不多是傍晚了,天空边缘已经染上橙色。气温并没有下降多少。


  克洛迪娜站起身,和天堂真矢并肩走回星光馆。她装作不经意地看向她的侧脸,在那张漂亮的脸上依旧是沉稳内敛的神色。


【迷宫组/已修】会突然消失的天堂同学 01

  圣翔音乐学园99期次席,西条克洛迪娜,正追着自己的劲敌在街头狂奔。


  她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气息紊乱,追着眼前那个身影跑过一条又一条街道,在人群里寻找着可以通过的缝隙,甚至有好几次差点撞到了人。可她也只能把那些抱怨的声音抛在身后,只在心里道一声歉。如果稍微分心,那一抹身影就要不见了——可恶,天堂真矢这个讨厌的女人怎么跑得这么快?!再说了,她不是正发着烧、请着假,病怏怏地躺在房间里嘛?


  难得她大发善心,准备把最近几天的笔记和资料给这个讨厌的家伙送上门,结果看见这家伙鬼鬼祟祟地戴着帽子和口罩不知道在干什么,刚和她对上;视线就马上转头发足狂奔,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有问题。


  “喂,天堂真矢——!”她喊出声,“你给我停下来!”


  那个身影一顿,正好给克洛迪娜机会,她加速冲了上去,抓住了那个人的袖子——是天堂真矢没错,只不过那张脸满是惊恐的神色——她刚要出声询问,就感到一阵强大的吸引力把她和天堂真矢拼命往下拽。她往下看,眼前的情景完全超出了认知。


  以天堂真矢为中心,地面正急速破开一个巨大的裂缝,石头和沙尘像被漩涡吸引一样,往下面深不见底的黑暗里坠去。“是地震?”她心想,然而周围的人群像是什么也没发现一样,克洛迪娜甚至看见有个路人就像是在散步似的,悬空走在这巨大的裂缝上,往下飞的石头穿透了身体也完全没有察觉,仿佛只有她们两个人面临着这场可怕的灾难,在别人眼中一切如常。


  “西条同学,放手!”天堂真矢有些着急地抓住她的手想要甩开,“你会被牵扯进去的!”


  克洛迪娜已经完全被这副景象弄懵了,但还是咬着牙说道:“……我不放!我放手的话,你会怎么样?就这么掉下去?”


  天堂真矢似乎还想说什么,可在那之前——她们就一起被黑暗吞没。

  



  
  唤醒身体的是脚踝传来的剧烈疼痛。


  脸颊好像被什么东西舔舐着,有点麻麻的,像是带着倒刺的舌头……呃?!克洛迪娜猛地起身,转头——是一只小猫,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有着浅金的毛色、深红的眼瞳,正歪着头盯着她,看起来满可爱的。


  暂时没心思管这只小东西。克洛迪娜忍着疼痛站起身,观察周围。这是一片森林,向四周望去也只能看到浓重的墨绿色,没有什么别的显眼的东西。抬头向上看,仅有的未被枝叶遮蔽的一小块天空灰蒙蒙的,压抑得让人心慌。左脚脚踝疼得要命……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骨头,其他地方也有些疼,但应该只是擦伤。背后的衣服有点凉凉的,也许是被露水打湿了。


  她出声呼唤:“天堂真矢!你在哪里?”声音在林间扩散,却没激起一点回应。


  这一系列的怪事已经完全超出她的认知了。不说看见她就跑的天堂真矢,就是她目前身处的可疑的森林,这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猫……都完全是常识之外的东西。


  ——现在得去找到天堂真矢。


  可以的话……想找个高一点的地方,好好地观察这附近的情况。


  被冷落的小猫用鼻子拱着她没被伤到的那只脚踝,努力地想要把她推往某个方向。“呃……你是想带我去什么地方吗?”克洛迪娜开口,小猫似乎能听懂她的话一样,继续用力往前。奇怪的是,克洛迪娜耳边好像有人在轻声低语,听起来像年幼的孩子:“我能带你找到她。”声音太小了,仿佛只是一个错觉。


  猫仍在努力地想要把她往前推。她没来由地觉得自己应该相信它。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她说道,看向那个方向——一片被深绿树叶围着的黑暗。


  “……无所谓了,反正我也没在怕的。总之先走出这里再说吧。”


  克洛迪娜在地上找了个适合的树枝勉强当作支撑,一瘸一拐地跟上了先行一步的小猫。


  在密林间行走,感觉最为艰难的是脚下烂泥似的地面,要是踩到软趴趴的青草说不定又要滑一跤,她可不想再伤到另外一只脚了。不过这片地方倒没有想象中那么暗,至少还能看得清路。她在注意脚下的路之外,还分心去观察着四周。


  正在想着附近究竟有没有活物时——突然有什么东西从脚边擦过。克洛迪娜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才发现只不过是一只兔子。她心情稍微放松了一点,既然有这样的活物那这里应该是没有瘴气之类的危险的。耳边传来细细簌簌的声音,像是小动物在灌木草丛里移动。


  一只……不,是一群。一群兔子正慢慢地围过来靠拢,试图把克洛迪娜和那只猫一起包围。只不过它们似乎有什么忌惮的东西,并没有靠得特别近。兔子们红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克洛迪娜,动作过于一致,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在克洛迪娜所面对的方向,有一只兔子分开包围圈向前,接近她。她身旁的小猫弓起背,一副警惕的样子。


  “西条克洛迪娜。不管你是来做什么的,不要试图靠近前方的那座高塔、不要靠近那个孩子,否则我们会采取必要的手段。”


  兔子开口说话了——克洛迪娜放弃去想这件事,说道:"……那孩子?谁?天堂真矢?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没有向你解释的必要。至于你在找的人,不用你担心。我们会指路让你离开这里。”


  ——这兔子说话的方式真让人不爽。


  “虽然和她关系不好,但我是不会真的不管她的。再说……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克洛迪娜紧紧地盯着这只兔子,心里想着要是它有什么诡异的举动就马上抓住它的耳朵把它丢出去。


  打破沉默的是刚才一直安安静静的猫。小猫上前了几步,对着奇怪的兔子张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完全不可爱,和刚才的印象完全不一样。小猫发出有些沉闷的低吼,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似乎已经做好准备下一刻就把那只兔子扑杀。


  “……总之,希望你注意。要离开这里,只要继续跟着那只猫就可以了,不要做多余的事情。”


  兔子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匆匆忙忙地退场,那群包围着她们的兔子也像潮水一般地消失,和出现的时候一样莫名其妙。克洛迪娜松了一口气:“到底是什么啊,那群东西。”看来要早点找到天堂真矢那家伙了,这个地方果然很奇怪,两个人在一起出意外的可能性总比一个人要低。而且她还有一大堆问题要问!


  她忍着脚踝的疼痛,蹲下摸摸那只猫的头:“快点,带我去找到天堂真矢吧。”


  穿过森林之后,克洛迪娜见到了兔子所说的高塔。抬头向上,根本看不到顶端,仿佛这塔直接与天穹相连。高塔下有一扇门敞开着,周围……围了一圈兔子。塔内似乎没有照明,看不清门内的情况。克洛迪娜刚一走出森林的范围,天空就骤然晴朗起来,刚才所见的压抑的阴沉天气仿佛只是一个错觉。总之在这里她先把常识整个抛弃了,反正在这种情报缺失的情况下思考也得不出什么正经结果。


  那个小孩子一样的声音再度响起,像是有些着急:“快点,快些上去,‘天堂真矢’就在上面!”小猫在这句话结束之后也开始呜呜喵喵地叫唤。


  克洛迪娜再次抬头看这座高塔。不说正常状态下的她,就现在这副状况,要她爬到顶上也太为难人了,脚踝会废掉吧!而且塔下的那群兔子……和兔子打架吗,画面也太奇怪了吧。


  “天堂真矢……等我找到你,不好好道谢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别过去!”


         就在这时,突然有谁把她用力往后一拽,来不及反抗的她自然就跟着一起往后跌去,一下子坐到地上。她下意识地反手一个肘击,背后的人闷哼一声,听起来有点熟悉。


  “天堂……真矢?”


  “是我,西条同学。”背后的人低声说道,克洛迪娜转头看向她,确实是天堂真矢没错,帽子和口罩都不见了,发丝有些乱,额头上有一层薄汗。不是说在那个塔顶吗……克洛迪娜伸手摸摸她的头——好烫,看起来确实是在发烧,这点这家伙没有撒谎。紫水晶一样的眼睛里的情绪叫克洛迪娜有些看不明白。


  突然意识到自己和这个家伙的距离近过头了,克洛迪娜有点不自在地站了起来,想了想,还是向天堂真矢伸出手。对方苦笑着借力站起身,说:“我本来是不想把你牵扯进来,所以才逃跑的。”但是你那么反应过激的话,别人看到当然会追上去吧——克洛迪娜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因为天堂真矢的脸色很糟,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她斗嘴。


  那只金色的小猫此时也欢快地扑向天堂真矢,扒着她的鞋子用鼻子蹭蹭。


  “所以,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到底怎么回事?”


  “我会向你解释清楚的,在离开这里之后……西条同学,你的腿受伤了吗?”


  “只不过是扭伤,没什么大不了的。”


  “西条同学,需要我帮忙吗?扭伤的话还是要减少运动比较好,我扶着你吧。”


  “……Mer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