霖霖竹

【短篇】不挑嘴的吸血鬼

  是个甜饼。写这篇的时候没怎么动脑,主要是抽屉那篇卡了就很烦,写点别的找找感觉- -



01

  Yang Xiao Long是个吸血鬼。


  一个在这座城市里生活的、有点常识的超自然生物都认识并敬而远之的吸血鬼,爱好是美丽动人血液可口的少女。


  而且饮食习惯健康有节制,从来不过量摄取搞得满脸都是。


   今天她也在寻找猎物。


  在街角的书店里,Yang一眼就相中了角落里的黑发少女。


  身材纤细、脖颈洁白,一看就有想下口的欲望。


  血的味道很迷人。


  黑发少女正挑选着书籍,修长的手指慢慢地从一本本书的书脊划过,让Yang忍不住想亲吻。


  ……呃,正经点,上去搭话吧,今天的晚饭就是她了。不知道她的血液是什么滋味,肯定很好,毕竟是这样难得的美人。


02


  Blake觉得,Yang也许常常和女孩子搭讪,可能经验也非常丰富。


  要不她怎么就迷迷糊糊地被她带回了家。


  只记得Yang的笑容很让人舒心;金发漂亮柔顺,一看就是每天都被精心打理;人又有趣,叫人忍不住跟着她笑起来,让人想和她呆在一起。


  Yang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却一直没有说出口,最终也只是和她一起窝在客厅的沙发床上,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发。


  面前的电视里正播着近期上映的爱情电影的预告片,男人和女人相互追逐。


  Yang的手滑到她的脖子上,温柔地抚摸着她的侧颈,指腹慢慢地在那一片区域磨蹭,时间久得让Blake觉得奇怪。


  “……Yang?”


  话音刚落,Blake就感觉到Yang的牙齿蹭了上来,尖尖的虎牙抵在皮肤上,麻麻痒痒的感觉从皮肤传到心底。


  好像是要用力咬下去一样,Yang开始用力,最后还是放弃,改为轻柔的舔舐。


  像是舍不得刺伤这样娇嫩的皮肤。


03


  Yang觉得,作为一个吸血鬼来讲,昨天晚上绝对是失败的。


  都把猎物带到家里来了,却没下嘴。


  不,严格来讲,下嘴是下嘴了,却只是留下浅浅的牙印,根本没见血。


    以前也遇到过这么漂亮的女孩子的,但那个时候下嘴下得毫无心理负担,对方也只不过将她当作艳遇对象,后来也没再联系。


  可是Blake不一样,Yang鬼遮眼似的把自己的联络方式交了出去,现在居然还能每天联系,虽然只不过是一些无聊的日常话题。


  不知道这样到底算什么关系,她和Blake毕竟是有过亲密行为的。


  ……算了,总有一天要喝到Blake的血。



04


  这段时间里,Yang一直在进行以喝到Blake的血为目的的持久作战。


  当然,没有成功过,反而是两人之间的关系加深了。已经是,每天不是去对方家住就是带她来自己家住,正在约会中,常常腻在一起的关系。


  可能很像情侣吧。但是谁也没提起这茬,所以现在还是没办法下定义。


  在这期间Yang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咬破Blake的血管,品尝那对她有着莫名吸引力的血液……但是每次看到缩在她身边、小猫一样的Blake,就没办法下嘴,伤害她是一件天大的错事。


  然后又被Blake的香气蛊惑,如此循环往复。


  有关Blake的事情越来越多,填满Yang的生活。



05


  用简单的话描述一下现在的状况——Blake正在Yang家里给她做午餐。


  嗯,今天约好了要一起消磨时间的,Yang也下定决心,就今天,要喝到Blake的血。


  Blake在厨房里忙活,看起来像是常常做菜的样子,手艺娴熟。平底锅里煎着的培根肉滋滋地冒着油,香气逸散,Yang倚靠在冰箱门上,漫不经心地想着或许在上面浇点B型血血浆会更好吃一点。


  说起来Blake是什么血型的来着?


  “啊!”


  Yang回过神,看见Blake正捂着左手食指,像是失误切到手了。


  她赶忙凑过去,顺手关掉了火。


  “没事吧……呀,见血了。”修长的食指上正渗着血珠,虽然伤口不大,但还是让Yang看了心疼,将Blake的手指含进嘴里。


  天啦。


  这个味道的血,是真实存在的吗?这么对她胃口。


  好想尝更多。


  “……Yang,包扎一下就可以了。”


  Blake终于忍不住出声。


  “……啊,对不起,刚才……走神了。”


  就今天,一定要喝到!



06


  昨天又失败了。


  也许是Blake做饭太好吃了吧,人类的食物把她迷得晕头转向。


  但是吸血鬼不喝血是不行的,Yang已经感觉到力量的流失。毕竟这段时间老是和Blake呆在一起,没什么机会去找别的猎物。


  和别的吸血鬼不一样,Yang没有固定的血源,一是要找到这样的人比较麻烦,二是她其实不挑嘴,虽然更喜欢女孩子的血,但其实只要填饱肚子就行。而且她食量不大,就算是捉个路人吸血也不过是让人家头晕脑袋疼而已。


  ……本来现在也是想趁大半夜的捉个路人吸血的,但是被不知道哪里来的血猎缠上了,当然,轻轻松松地解决掉了。食物也有了着落,美滋滋。


  Yang在没人的小巷子里咬断血猎的血管,眼睛变成平时都被刻意隐藏起来的红色。味道一般般,还能吃。


  “……Yang?”


  哦吼?


  谁?


  Yang抬头,嘴角流下一行血,滴在衣服上。


  Blake。


  站在对面的,是Blake。看起来是出来找她的,或者就是跟着她到这里来的,金色的眼睛里满是惊恐和无措。正在发抖,像受到惊吓的黑猫。


  “……你杀了人?你……在喝他的血?你到底是……”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Yang自动补完了后半句,也许Blake是想这么说。以前也被人发现过的,那个时候是怎么处理的?对了,杀掉了。


  所以我要杀掉Blake?


  我怎么能动Blake?


  “……Blake。”Yang酝酿着开口,“现在……回自己家里去,我处理完这边,就来找你把所有事情说清楚。”似乎觉得这样不够,Yang补充道:“不想当面谈,我们就……发短信好了,打电话也成。”


  我不能杀Blake,即使……有可能暴露自己。


07

  “我是个自然觉醒的吸血鬼,当然,非常年轻,不过二十多岁。”


  “在遇到你之前,一直在寻找猎物吸血,因为我食量小,没有无辜的人因为这个而死,感觉应该和献血差不多。”


  “关于你……我一开始是把你当作猎物的,因为你的味道真的很好闻。”


  “……后来也没有这样做,所以才会出去觅食。”


   可能是因为我有点喜欢你了。


  Yang看着Blake,等待女孩最后的判决。


  女孩还是放她进了家门,也许是相信她不会伤害她呢?


  “……Yang,”Blake说道,“我需要点时间,消化这些事情,这段时间……我们就不要见面了吧。”



  
08


  Yang没有再寻找别的猎物,而是去吸血鬼经营的地下酒吧里买他们准备的血浆。以前她是不怎么过来的,毕竟自己挑选猎物比较舒心,但现在她去找别的猎物时总觉得奇怪,老是想到Blake,一会觉得不能再这样随随便便地搭讪,一会又觉得又吓到Blake怎么办,虽然她们好几周没见面了,可她还老是想到巷口那个颤抖的身影。


  提着一袋子储备粮,Yang回到家里。


  推开门就闻到一股香味。


  和手上提的压缩饼干一样的血浆不一样,那是真正的美味。


  Yang没有开灯,仅凭夜视能力找到蜷缩在沙发上的黑发少女。她伸手去摸少女的头发,软趴趴的。


  “唔……”


  “吵醒你了?”Yang随手把袋子丢在旁边,跪在地板上,和Blake额头相抵。


  “……你去做什么了啊。现在才回来,我等了好久。”


  Blake伸手揽住Yang,指引着她的手贴向脖颈。那里有跳动的血管,鲜红的佳肴从那里穿过。


  “我想过了,就这样一直和你在一起,也没有关系。”


  ——少女做出了最后的判决。



  

  FIN


评论(3)

热度(121)